華裔老姨在巴士上辱罵印裔大兄皮膚黑和喜歡偷東西, 還在印裔大兄的面前大讚孟加拉外勞好過本地的印裔同胞

alextan941     2016-12-03     檢舉

馬來西亞

華裔老姨在巴士上辱罵印裔大兄皮膚黑和喜歡偷東西,

還在印裔大兄的面前大讚孟加拉外勞好過本地的印裔同胞,

結果。。。

自己看吧!!!

Sponsored Links

老姨,

您老人家很過份咯!!!

好彩遇到個印裔君子(動口不動手),

不然。。。

我就不信老姨不會被刮咯!!!

大馬印度裔社會知多少?雖說,在西馬印度裔是到處見到,可大多非印度裔,多對其一知半解,更遑論了解其面對的各類困境。

根據統計局,2014年大馬人口為約3000萬,其中公民佔了2762萬人。公民中,土著、華裔與印度裔及其他,個別占約1880萬、658萬、197萬,及26萬。印度裔中,泰米爾人(Tamil)佔了約87%,其他Telugu、Malayali、錫克教徒(Sikh)各占約2-2.5%,其他還包括旁遮普人(Punjabi)、巴基斯坦、孟加拉、僧加羅人(Sinhalese)等,均個別佔1%以下。

Sponsored Links

從教籍來看,有約84%為興都教徒(Hindu),基督教約8%,及穆斯林約4%,及其他。從人種來看,Tamil、Telugu、Malayali均屬於達羅毗荼人種(Dravidian)。達羅毗荼人,還包括Tulu與Kannada族,他們的語文也接近,唯不完全同一,即同一語系中,有其不同的變種。

現階段,學界一般認為,達羅毗荼人可能是在4000多年前來自西亞,或許是美索不達美亞。後來,約3000多年前,來自中西的雅利安人(Aryan)進入北印度及古代波斯,達羅毗荼人便被迫南移,集中到南印度,如今日的TamilNadu邦。

Sponsored Links

雖然印度與大馬,早在2000多年前便有來往,可人數不多,且多是商人與僧侶。今天在大馬的印度裔,主要是19世紀末,20世紀初,才大量移民到大馬。這次移民中,懂英語的錫蘭裔(Ceylonese)(即今日的斯里蘭卡)人,多成為英殖民政府的行政人員或專業人士。他們中雖多為泰米爾人,可一般不與下層的來自南印度的泰米爾人來往,也不關心他們的事務。同理,來自旁遮普邦的旁遮普人(Punjabi)(即一般所說的孟加里人Bengali)多從事治安、文官等職。他們也少與下層泰米爾人來往。此外,旁遮普人也並非全是錫克教徒。泰米爾人中,有一個自成一格的專門從事貸款業的Chettiars人,雖是說泰米爾語,可也自成一族。Chettiars與Ceti(印度裔與馬來人的混血兒,可卻非穆斯林);則是常被搞混的2個不同族群。

Sponsored Links

族群間的分族分工

來自南印度的下層泰米爾人,通常是以契約勞工(IndenturedLabor)的方式,被集體式地引入馬來亞,主要是做種植園的膠工,或基建工人,如築路、鐵路等。可以看出,這裡有個分族分工的安排。這個分族分工,不僅見之於不同種族間,如華人豬仔多為礦工,三州府(海峽殖民地)的土生華人多為商人,泰米爾人多為膠工,馬來人則多為傳統生存型經濟的小農;即便是同一個印度裔,也有內族群的分族分工。

占人口多數的下層泰米爾人,因多為膠工,困在種植園內,受教育機會也有限,故多為文盲與粗、重、危、曬類的體力勞動者。這就限制了他們的社會流動(SocialMobility)。在1971年政府出台新經濟政策時,他們沒受到應有的重視。在1980年代後期,大馬進入快速工業化與都市化階段後,許多種植園已被轉為住宅區、工業區或商業區。可在這過程中,他們一般沒有得到妥善的安排,故只好流入城鎮的貧民區(UrbanSquatters)內聚居。在雪州的Kampung Medan,還發生過與馬來人流血衝突的事件。

Sponsored Links

由於多為文盲,缺乏一技之長,政府忽略他們印度裔中的中上層又與他們相對隔絕,非印度裔中,有不少人也對他們敬而遠之等等因素的綜合作用,使得他們成了充滿悲情與悲憤的弱勢族群,情況相當於東馬的二等土著,弱勢土著。這些因素均是2007年,有超過1萬人的印度裔,參與興權會(Hindraf)(HinduRights Action Force)示威行動的主因。

為何叫Hindu而不叫Indian Rights ActionForce?這就反映了印度裔內部的多樣性與分裂性。他們中不但有北印度人(NorthernIndians)與南印度人的分類,受英語與泰米爾語的分類,也有種姓(Caste)與階級的分類等。

Sponsored Links

下層的泰米爾人,多為興都教(Hinduism)的信徒。在印度本土,也是興都教徒占約83%,穆斯林約11%,及其他的分類。Hindu這用語,本是波斯人對印度的稱呼,後希臘人從波斯語(Hindu)轉為India(ia代表國家,如Russia、Austria等)。古代中國人也稱印度為身毒或賢豆、天笠等。應是源自Sindhu(即對印度河Indus的梵文名稱)。興都教則是種多神中有主神的複雜的民族宗教(是民族而非世界性宗教),他們較流行拜的主神是毗濕奴(Vishnu)與濕婆(Shiva)(在吉隆坡黑風洞前的塑像,則是濕婆的次子Murugan,其長子則為象鼻神)。

Sponsored Links

印裔被政治邊緣化

在20世紀初期,印度裔曾佔到新馬人口的約15%,馬來亞獨立時,也佔到約11%,今天,已跌到約7.5%,且與華人一樣,會繼續下跌。在實踐贏家通吃選舉制的大馬,使得印度裔難有大作為,如在222席的國席中,沒有一席是印度裔人口超過30%,(華人則有24席超過50%)。同理,在567州議席中,也僅有8席超過30%。這就使他們在政治上易被邊緣化。在政治掛帥而非人權掛帥的大馬,政治邊緣化的結果,便是社會經濟的邊緣化,如在上市公司的股權中,僅佔1.2%。

Sponsored Links

只是,在大馬的囚犯中,他們的比率則偏高,如在2013的囚犯中,(總數83504人),本國公民佔36005,而印度裔則佔4530人,比華人的3740還高。公務員中,印度裔也僅佔4%(華人6%)。